王宝乐离开了石碑界。

    回到了大宇宙,回到了仙罡大陆。

    好似完成了心底的一个结,在归来后,王宝乐默默地选择了一处山峰,在这里盘膝打坐,开始了修行,但没过多久,他对于修行有些厌倦起来。

    掌握了仙意的他,某种程度,已经是仙了,因许久没有和人争斗,他也不知晓自己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这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他发现,相比于修行,他更喜欢去看众生,而他选择的这座山,又足够的高,他的神念又足够的辽阔,这就使得王宝乐,能看到全部。

    他望着仙罡大陆,就这样一看……便是三百年。

    三百年来,仙罡大陆的发展,已到了爆发的时刻,从原本不断地漂浮中,开始了停顿,而随着停顿,四周大量的星辰被牵引过来,以仙罡大陆为中心,形成了一片新的星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石碑界也被王宝乐取出,融入到了仙罡大陆外,成为了一处天外天般的小世界,与仙罡大陆也有了联系。

    在他的庇护下,石碑界的融入,很是顺利,同时因双方的信息交流与沟通,石碑界的发展也进入到了爆发期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又一次流逝,王宝乐已经盘膝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……整整一千年了,他的身体慢慢化作了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千年来,王依依来过百次,师兄来过百次,王依依的父亲,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那千年来唯一的一次到来,王依依的父亲站在王宝乐所化雕像旁,一句话没说,陪着他一起,看了众生一年,随后轻叹一声,离去了。

    而岁月,也再次流淌,第二个千年,第三个千年,直至第一个万年……到来。

    师兄来的次数,一如既往,每隔十年来此一次,坐在雕像旁,喝着酒,说着话,他的修为也已到了惊人的程度,走过了数座踏天桥。

    王依依也是这般,她同样每十年来一次,每次都是怔怔的看着王宝乐雕像,目中带着复杂,更有一丝越来越浓的疲惫。

    王宝乐,依旧没有动,所化雕像看着天地变迁,看着山河起伏,看着众生一代代死亡,一代代出生,看着整个大宇宙的文明族群,一波波征战,一波波消亡,一波波又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直至第二个万年,第三个万年……第一个十万年,流淌在了王宝乐的眼前,世界……已经在不知不觉里,大变。

    星空,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石碑界与仙罡大陆,早已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而王依依,在第七个万年,来了最后一次,那一次,她看着王宝乐的雕像,目中的疲惫已无比浓郁,临走前,她轻声开口。九九九)(

    “父亲告诉我一切,我以后……可能不会再来了,不是因为你的故事,而是父亲要送我去一个地方,他说……那个地方你知道,叫做煌天星环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继续等……”王依依喃喃,离别了。

    在她走后,于第九个万年,师兄前来告辞,那一天,师兄喝了好多的酒,最终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宝乐,你为什么就看不透呢……”摇头间,师兄离去了。

    与王依依一样,再也没有回来,

    直至第一个十万年,王依依的父亲,在这个时候,来了第二次,他站在王宝乐的雕像旁,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已突破,登临煌天,依依与你师兄,还有众多人,都将随我离去,你若决定和我一起走,还请苏醒。”

    王宝乐所化雕像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王依依的父亲等了一年,最终离去,离开了仙罡大陆,离开了大宇宙,离开了这片星空,离开了厚土星环。

    仙罡大陆上的八成子民,随他而走,大宇宙内的七成文明,随他而去,整个大宇宙似乎一下子空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剩下的人,依旧还要生存,依旧还要发展,于是岁月流淌中,新的生命出现,新的文明崛起,而仙罡大陆这里,因其曾经的特殊与强大,依旧还保持着原本的地位,在这片大宇宙内,逐渐的……再次强势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里面的族人,几乎全部……都有了联邦的血脉,已经分不清这里是联邦,还是曾经的仙罡。

    直至时间的计算,似乎都成为了一种繁琐之事,有一天,在王宝乐所化雕像之地,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人全身妖气滔天,足以让整个大宇宙震颤,他站在雕像前,默默看了许久,随后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“人情……不用还给我了。”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